St.Maximo

剪掉我的小指甲之前,一直会觉得这是我肉体的一部分,这个硬质的代谢沉淀是我身体某种形态的延伸,可是剪刀劈开它的时候,越是临近断开的刹那,我越是发现,其实它与我的身体无关,不过是从前的怀念给我留下的桎梏,这种桎梏越深,也越发显得维持这种不必要的怀念的无力。
断开之后的那一瞬间,显然其实我是获得自由了。可是脑袋里至今还是它还长在我手上的触感,竟突然觉得小拇指像断了一节般难受……

评论(1)

St.Maximo

我终于意识到我所有的创造都是在扯白烂

© St.Maximo | Powered by LOFTER